呼!

    烟尘渐渐的弥漫开来,那绿色的烟雾,随着清风,飘向战场所在之地……

    “叶斌,出手啊!”

    李傕终于忍耐不住,这烟雾虽然有些诡异,但还不至于让他有什么害怕的想法,看着叶斌迟迟不肯出手,到底还是狂吼出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郭汜也听到了李傕的怒吼,心中有些疑惑,叶斌不是和他一伙吗?这李傕发什么疯?

    “姓李的,你乱叫个什么……叶兄与吾早有谋划,今日你必死无疑,若是还有一点儿良心,就速速投降,免得你手下无谓的伤亡。”

    李傕一怔,旋即瞥向不动声色的叶斌,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自己似乎被人耍了……

    “中计了!”

    他比郭汜要清醒一些,此次交战处处透露着诡异,那贾诩……或许早就与叶斌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李傕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,汗水浸湿了后背,狂吼道:“郭汜,我们中计了,这一切都是叶斌和贾诩的谋划,快,快让你的手下停手!”

    “停手?”

    郭汜哈哈大笑:“你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李傕急的满头大汗:“叶斌,你不为人子……快,快都停手,住手啊!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发现,士兵们那带着杀气的双眸,如今已经充满了血丝,一缕缕疯狂从眼中浮现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李傕喊了半天,这才发现,自己的手下不听话了……两军厮杀的越来越惨烈,似乎,根本没人认识他这个主帅,甚至,他的身边,已经有士兵面露凶光,仿佛下一刀,就要砍向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郭汜也终于发现了不对,原来,他身边一个忠诚的护卫,竟然一道将他的马腿给斩断了,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儿?没道理啊!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李傕和郭汜狂吼出声,可大家似乎早已杀红了眼,别说听话了,这时候两路大军彻底混乱了起来,自相残杀者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士兵们沉默着,疯狂的,厮杀着,他们就算被拦腰斩断,也不会发出一声痛呼,他们就算被扣瞎了双目,也不会有任何惨叫,只是没有知觉的,就仿佛失去了甚至,只知道斩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疯了,都疯了!”

    李傕一刀将已经‘叛变’的侍卫劈死,死死的看了一眼叶斌,仓皇的开始了逃窜生涯……

    郭汜自然也不例外,这时候他已经失去了对手下的控制,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已然不易,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他可以清洗的看到,叶斌的大军仍旧纹丝不动,那些士卒虽然有人双目通红,但却还可以勉强的忍耐厮杀的**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天赋属性吗?”

    叶斌深吸了口气,他从未见过这种天赋技能,浓烟之下,所有人都失去了神智,失去了痛觉,只知道厮杀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些干涩,艰难的回头望向那带着一丝微笑的贾诩,心中突然有一阵莫名的心悸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怪不得叫毒士!

    夕阳西下,整个长安城都弥漫着血雾,一缕缕血水从大街小巷之中流出,到处都是残肢断臂,有的血肉,甚至挂在了居民的墙上……

    残余下来的西凉兵已经疲惫了,他们双目没有了血丝,只是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双手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呜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