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绍默然,他也想要趁此机会整治袁术,虽然对他的威望有损,但只要袁术完蛋,他便是袁家唯一的一个继承人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无论叶斌与袁术谁胜谁负,他都无所谓!

    袁术眼中闪过一丝嘲讽,他的叔公来了,谁还能动他?这天下,谁敢动他?

    整个帐篷都沉凝了下来,叶斌,仿佛是唯一的焦点!

    孙坚都不追究了!他还要追究么?

    众人暗暗思忖着,此次扣粮之事,孙坚才是第一受害人,叶斌么,虽然也被人污蔑,但却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叶某……也以为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退缩了!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,叶斌在此事上退缩,众人都能够接受,谁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顶撞袁魁?那不是傻子么?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只是公路的一时之差!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众人暗暗松了口气,这叶斌可是有着疯子的称号啊,在洛阳城,连当今皇帝的胳膊都被他砍了,好在,结了婚之后,终于理智了。

    袁魁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神农牧大义,老夫甚为佩服,先帝在位之时,便经常与老夫说起神农牧,乃天下之栋梁,国之脊柱,如今先帝消失,神农牧却依旧如此出色,实在是让老夫欣慰啊。”

    捧杀!

    绝对是捧杀,看来,对叶斌斩断袁术一臂之事,袁魁一直怀恨在心,可到了他这个地位,又怎么会和常人一般,大吵大闹?只需要随便几句话,便能够使得叶斌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太傅!”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知道事实是怎么回事儿,但看向叶斌的脸色也有些变化,先帝如此捧他,难道他真的是私生子?难道……那个传闻是真的?

    叶斌还不知道,现在很多地方都有了传闻,说他是汉灵帝的私生子,是真正的帝王之选。

    “太傅乃是当朝三公,名满天下,如今逃脱虎口,当真是可喜可贺,日后执掌袁家,天下莫敢不从啊!”

    叶斌反击了,反击的是如此之快!

    “果然,这小子就是个拼命三郎!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啊,这袁家本来就强大,如今袁绍又是盟主,袁魁又执掌袁家,那谁还能抗衡?”

    众人看袁魁的眼神有了些许变化,其实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,只是由于袁魁突然出现,袁家灭门,使得大家还有些震惊,所以才没有多做考虑,这时候,忽然觉得,袁家的势力似乎有点儿大了!

    成功的将注意力又引到了袁魁的身上,叶斌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想必,从此以后,袁魁都会明里暗里的针对他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得不为,他不是孙坚,没有世家的支持,他只是个草根,他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,就要对敌人狠,对自己狠,让人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表面上看似风光,十八路诸侯之一,天下第一城主,赫赫有名的神农牧,可实际上却如同走钢丝一般,稍有不慎,便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!”

    袁魁没有多说,他暗示了一次,无论成功失败,都不会再做纠缠,到了他这个位置,说的任何话,都是饱含深意的。

    袁术没有被惩罚,但还有李牧,当李牧被人召唤了过来之后,众人顿时有了攻击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李牧,你妄加揣测,险些使得我们迫害忠良,你该当何罪?”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