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,小贼,你的末日到了,今日任谁也救不了你!” 王允见蔡邕维护叶斌,本以为十分棘手,但现如今,皇帝的圣旨都来了,那蔡邕就算再有影响力,难道还要抗旨不尊不成? 一直温文尔雅的二皇子脸上也泛起了狰狞的神色,他是天潢贵胄,如今竟然被区区一小官斩成了独臂皇子,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?最重要的是,此时正值推举新皇之时,叶斌这一刀,不但是让他成了残疾人,更是斩掉了他成为帝王的希望,一个独臂皇帝别说当今圣上了,就算是大臣们也不会同意的。 首发] “有父皇为本皇子做主,我看谁还敢猖狂。” 袁术捂着齐肩而断的左臂,疼得嘴唇发紫,气的浑身发抖,指着叶斌与蔡邕说道: “尔等一老一小,藐视朝廷,今日,便要你们葬身于此!” 何进更是哈哈大笑,因为疼痛而使得她的笑容都有些变形,仍旧狂笑着:“与本将军作对的,都要死!” 台下众多与叶斌有仇之人,更是疯狂的大笑出声,叶斌将二皇子的胳膊斩断了,就代表着他与皇帝再无一丝和好的可能,无论他曾经有没有罪过,今日都必死无疑。 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,包括蔡邕与叶斌,叶斌强忍着心中的悲痛,露出难看的笑容说道: “劳烦蔡大人千里相救,叶某感激不尽,此等大恩,终此一生,也未必有机会偿还,请受小子一拜!” 蔡邕叹息了一声,并没有躲开,现如今,他也不太看好叶斌的下场了,至于说他自己……蔡邕并不担心,只是可怜了他那孤苦的女儿。 “若非小友恩义,恐怕琰儿她仍旧生活在牢笼之中,若非小友大义,那令天下震惊的张角又怎会轻易伏诛?若非小友仁德,那些士卒又怎会如此哀伤?” “于公,于私,老夫都无法坐视不理,只可惜,奸臣当道,蒙蔽圣听,一人之力,终究无法逆天啊……” 叶斌没有回答,他看到了那些老兵,竟然自发的堵在张让身前,不让他来宣布圣旨,心中不忍,声音越发的低沉: “我的将士们!我的兄弟们!” 那些老兵停止了骚动,回过身来看向叶斌…… “三军听令!” 老兵们的神情瞬间严肃了起来,仿佛是条件反射一般,虽然没有任何甲胄兵器,但仍然一个个找到自己的位置,整齐的站在台下,所有人双眼通红的怒喝道: “请将军训话!” 叶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严肃让人可怕,声音低沉,却带着无比的威严: “曾经……我们浴血奋战杀敌于野,曾经……我们如同袍泽相依相靠,曾经……我们一怒可血洗天地,曾经……我们持刀可令万军胆寒,叶某……为你们自豪!” 最后的五个字,叶斌几乎是吼出来的,他的声音震天铄地,令得无数老兵模糊了虎目,可他们仍旧没有发出一丝声音,可他们仍旧没有一丝异动,仿佛是伫立在那里的标杆,仿佛是万年不朽的雕像,仿佛是无坚不摧的铁杵,仿佛天地间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他们动摇。 “今日,某以不是将军,尔等可愿无条件的听某号令!” 老兵们仿佛有了什么预感,一个个声音沙哑着嘶吼道:“愿听将军调遣!” 叶斌终于笑了,这是陈彩儿死后的第一个笑容,他的声音终于恢复了正常,仿佛是老朋友在谈心聊天。 “尔等从现在起,各自回到家中,没有叶某的命令,不得与朝廷为敌,尔等从现在起,忘记今日所发生的一切,没有叶某的命令,不得谈论此间发生的任何事情,尔等从现在起……” 叶斌顿了顿,轻声说道:“回家!” 那些摇杆笔直的老兵们,一瞬间仿佛丧失了所有的力气,一个个如同小孩子一般,茫然无措的看着叶斌,他们本以为又有一场大战,他们本以为叶斌要带着他们反了朝廷,可……现实的失落感却让他们不知所措。 “尔等……可还听某号令?” 此时,连同台下的一些玩家双眼都流出了泪水,他们本是来看热闹的,但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,他们本以为叶斌会带着这些死忠于他的老兵做最后一搏,可没想到,叶斌却放弃了那一丝逃生的机会…… 叶斌想过很多,越来越多的兵将像这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