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斌止住脚步,他感觉声音稍微有些熟悉,似乎在哪里听到过……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叶斌一怔,此人竟然是在醉仙楼碰到的两个年轻人中,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个人,他身上显露着无比的傲气,穿着华贵,虽然与叶斌所站的高度相同,却给人一种俯视的感觉,令他十分不舒服。 首发]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呵呵,也是,不认识某的人还真少见,你是什么人?怎敢在此地乱走,难道不知规矩吗?看你穿衣的模样,就知道没见过什么世面,赶快滚回去,这里不是你这种人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叶斌的火腾一下子就窜了起来,这人口气狂妄不说,竟然还如此侮辱自己,但他也不是傻子,此人以如此年龄,便能够随意出入宣德殿,绝不是寻常人物,他就算是玩家中的天下第一城城主,就算他在玩家中十分出名,在这种npc面前,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里乃是帝王早朝之地,暗地里有着无数精兵悍将的保卫,一旦他有任何动作,恐怕连一丝逃跑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强自按耐住心中的怒气,深深的看了一眼年轻人,低沉着声音问道:“还没请教?”

    年轻人诧异的看了一眼叶斌,惊讶的说道:“你不认识我?”

    叶斌暗骂一声,认识你还问个屁,双眼微微眯缝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真有趣,竟然有人不认识我,还真是个愣头青,土包子!”

    这年轻人自恋之极,叶斌脸上怒气一闪即逝,也不打算和他废话,冷声说道:“好狗不挡道,叶某得陛下召见,你要阻拦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年轻人从小到大,生活在蜜罐之中,从没有任何人敢于违逆他的话语,就连当朝大员,也是对他礼让三分,如今被他心中的一个小瘪三骂了,他如何能忍?怒极反笑,脸上挂着冰冷的神情:

    “无论你是什么人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叶斌感觉这人有点儿毛病,管他是谁呢,来头再大难道还能比张让强?就算张让不管,他也不惧,他并不是依附任何人的奴才,他是神农谷的主人,连黄巾军都没有奈何他,他还怕一个纨绔子弟不成?

    他也不打算在宣德殿前和年轻人产生肢体冲突,冷笑一声,走进宣德大殿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年轻人恶毒的看着叶斌的背影,他总算知道轻重,就算再愤怒,他也不会在宣德殿前和人打斗,再说了,他是什么身份?岂能和一个土包子动手?紧随其后,竟然也走入了宣德殿。

    刚一进入宣德殿,叶斌并没有感受到肃穆的气氛,反而有一股腐朽的气息,体弱多病的汉灵帝坐在那里,竟然没有一点儿威严,与他见过的杨广,有着天差地别,这时候叶斌才想起来,见到汉灵帝是不是要行跪拜之礼?

    游戏中为了照顾玩家的情绪,当玩家见到更高一级的人物是不用行跪拜之礼的,所以,大多原住民对待玩家视为异族,觉得他们缺乏管束,一个个没有礼仪,实在是化外之民啊。

    而叶斌却有所不同,他本就被原住民视为“自己人”,如若他不跪拜的话,岂不是对君王不尊重?

    一时间叶斌有些犹豫,他是个现代人,所谓跪天跪地跪父母,这都无所谓,但若是让他跪一个毫无血缘关系之人,就算那人是当今至高无上的皇帝,他心里也是有些疙瘩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斌矛盾了,但时间不等人,他不可能永远站在那里,也不可能永远不说话,汉灵帝微微睁开双眼,感觉视线有些模糊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,暗自感叹一声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