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  .Co

    琅邪河风景极好,这里的水面如同镜子一般,清澈透底,乃是神农人游玩的圣地之一,但由于封锁的缘故,倒是不见人烟,可叶斌三人望着的美丽的河面,心中却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就在方才,有探子来报,那两个病患的家属,竟然都被人用细刀残杀,作案现场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处于战争期的神农谷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防御系统十分严密,可在这种情况下,竟然仍然没有发现凶手的痕迹,若非叶斌命人查探,甚至都不会发觉。

    冥冥中,叶斌仿佛看到了一张大网,就在自己即将要真正出手,以神农军横扫天下的时候,突然网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让人有些窒息。

    “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戏志才匆匆赶来:“已经找到了凶手……可他……却死去多时……”

    叶斌一怔,面无表情的笑了起来:“很好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从凶手身上,找到了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戏志才从袖中拿出了一块血书,犹豫了一下:“并非熟悉的字迹,应该不是自己人……”

    叶斌眯缝着眼睛,他知道戏志才害怕他一怒之下,开始大肆清查,毕竟,能够在神农城中做到这种事情,‘自己人’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可戏志才却不知道,叶斌能够通过观人台洞悉所有人的忠诚度,虽然由于神农谷人数太多,根本不可能监测彻底,但只要是有一官半职的人,就绝对都足够忠诚。

    “放心!”

    叶斌深吸了一口,越是这个时候,自己便越应该镇定下来:“敌人的目的很明确,他要阻止我神农谷出手,可他越是阻止,我们越是不能够如他所愿!”

    戏志才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:“主公英明,这种时候,牛鬼蛇神都纷纷登场,可再怎么样,他们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只要吾等保证既定策略不变,任何敌人,都不可能动摇我神农谷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叶斌默然的点了点头,对华佗说道:“先生可要开始查探?”

    “已经开始查探了……”

    华佗勉强笑了笑:“主公请看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着那平静的河面:“琅河清澈,一眼见底,水中常有游鱼嬉戏,可现如今,您能看到任何活物存在么?”

    叶斌目光一凝,华佗和张仲景虽然都不是武艺高强之辈,但却极为擅长保养,自身目力自不必说,寻常人或许不太可能隔着这么远看到湖底,可他们两个却未必不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果真没有!”

    叶斌脸色微变:“鱼死则浮于河面,可这里却清澈无鱼,为何?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没有死……”

    戏志才眯缝着眼睛:“应该是游到其他地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鱼生性好动,但却不会离开自己觅食之地太远,除非发生了什么变故,亦或者是遇到了什么威胁,才会仓促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这里的琅河肯定有问题!”

    叶斌庞大的灵魂骤然散发了出去,虽然没有可以针对,但华佗等人却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,甚至连那河面,都因此而产生了一丝波澜,随着叶斌灵魂力量释放的加剧,整个河面,竟然出现了一道漩涡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出来!”

    叶斌一声厉喝,整个人如同大鸟一般,腾空而起,次元戒变幻不定,无锋重戟赫然出现在了他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