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楼之中的客人们尽皆无声,自从神农王占据了荆州之后,便撒手不管,荆州与以往刘表在位之时,并没有太多的不同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就是,换了一个名义上的主人,实际上,还是由荆州本土世族去管理。

    又因为几年前,神农谷取襄阳而代之,成为了第一名士之乡,使得很多人都心生不渝,毕竟,这是所有名士的骄傲。

    大家明面上不敢对神农王有半句恶言,但暗地里,却总是有些抵触,而这一切,叶斌竟然放任自流,没有处理,不闻不问,更加增长了一些士族的气焰。

    这其中,便以蔡氏家族为主!

    蔡家乃是荆襄大族,其家境显赫,一言两语,根本难以道清,其祖蔡讽之姐,曾经嫁给超品太尉,其长女乃是襄阳大家黄承彦的妻子,幼女更是刘表的续妻。

    膝下三子,蔡瑁更是被刘表委以重任,虽然一向低调,但却为百官之首,荆州大都督是也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儿子,蔡中蔡和不太出名,但在荆州这个地方,他们随便一句话,都比一般的郡守还要好使,这还只是蔡家明面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们盘踞于荆州无数年,人脉早已遍布任何一个角落,甚至可以说,在荆州随便挑选三个人,便有一个人忠诚于蔡家,另外两个,也对蔡家极其敬畏。

    那青年的长辈族叔低沉着嗓子说道:“有客人持神农谷令牌,住在这里,公子不可妄言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那青年冷笑了一声,有些不屑的说道:“不要拿神农谷的名头来压我,在这荆州,无论是谁,祖父生辰之日,也必须遵守规矩!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双眼微微眯缝着:“族叔,你记着,这里是荆州,无论其明面上换了多少个主人,真正掌控的,只有我荆州诸族!”

    如此狂妄之言,本应该引起一片哗然,但实际上,在场的众人几乎都认同这个观点。

    神农谷确实强大,叶斌也确实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可这里是荆州!

    只要叶斌他还想要管理荆州,就必须给蔡家面子。

    就算日后荆州易主,换成刘备,曹操,孙策,也都是一样,只要蔡家还在,只要不想荆州大乱,就必须让蔡家来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这才是荆州人民认可的事情!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太公生辰,吾等自然不敢再此叨扰,只盼明日,能够有机会一睹老太公天颜,还望公子不要见怪啊。”

    “蔡公子所言极是,吾等这就离去,绝不会让您难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蔡公子不要见怪,吾等此来,也是为了老太公的生辰,不过既然这里不方便,那我们就先换一个地方,这里有一份礼物,既然见到了公子,就先交给您吧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酒馆的客人纷纷起身对那蔡公子拱了拱手,恭敬的倒退离去,不敢有丝毫马虎,转眼间,酒馆便只剩下两个包房的人还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蔡公子笑了笑对其叔说道>

    “不知神农谷高足在哪一件居室之中?”

    掌柜的默然了片刻,终于说道:“就在那里,公子可是要亲自拜访?”

    蔡公子点了点头,作为蔡讽大儿子蔡瑁的嫡子,他自然不是草包,之所以表现的非常狂傲,就是因为他是蔡家人,必须无时无刻,给予人高高在上,大局在握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要借此释放一个信号! 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