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叶某此次前来,并无恶意,叶某受任何人委托,前来征缴物资,真的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叫做‘李浑’的长者……”

    叶斌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,交给那老者说道:“这是吾友墨家传人墨浩所写书信,若老丈不放心叶某,能否麻烦代为传阅一下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这个人!”

    那老人家愣了愣,摇头说道:“我们这里并没有叫做李浑的人。『≤頂『≤点『≤小『≤说,”

    他似乎害怕叶斌不信,毕竟,那身‘华贵’的官服,给了他不小的压力:“老汉我生于此地,年岁虽高,但记忆尚在,平生从未遇见过李浑的人,他更不可能是我们的村民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叶斌皱了皱眉头,墨浩说那李浑就隐居在云岚乡中,以他的严谨,应该不会有错……

    但这个老汉的样子,似乎也不像说谎,那么显而易见的就是,那叫做李浑的人,恐怕没有在此地暴露真名!

    若是其他地方,以叶斌的身份,自然可以强行进去搜查,但……这云岚乡大多老幼病残,叶斌还真不好恶言相向。

    “这位官人应该是弄错了!”

    老汉将书信交还叶斌,摇了摇头:“小村狭小,恐怕无法招待官人,还请……”

    叶斌脸色有些难看,他肯定不能就这样无功而返,摆了摆手,制止了管亥的怒火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……叶某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离开了云岚乡,管亥有些不解的说道:“主公难道就这样放弃了?”

    叶斌摇了摇头:“怎么可能?都来了,至少也要见上一面,但……吾等势强,却没有必要凌弱,以你我的身手,待天黑之时,潜入进去还不是易如反掌?”

    管亥愕然,堂堂神农王难道要当贼?

    他虽然听过一些叶斌的传说,但毕竟不太清楚,哪里知道,他这个主公乃是天下的贼祖宗,每一次潜入人家地盘,都有所斩获,而且,还会顺手携带个美女出来,甚至他的主母,就是这么出来的。

    夜黑风高,正是偷香窃玉,杀人放火的好时候,叶斌换了一身夜行衣,与管亥轻轻一跃,便隐没在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比起王允,卫家的府邸,这云岚乡对他们来说,简直是如履平地,根本不可能被人发觉,更何况,叶斌早就今非昔比,潜行的能力,也随之而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管亥见叶斌娴熟的样子,嘴角一阵抽搐:“俺家主公不会是……惯犯吧?”

    叶斌倒是状态极佳,黑暗在他眼中,如同白昼,悄悄的听着人家的墙根,毫无羞愧之心,好在,这里都是老头儿,也不会做什么乱七八糟的苟且之事,自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阵,叶斌皱着眉头与管亥隐藏在一棵大树之下。

    “主公,咱们都走了一遍,但也没听谁说起此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斌抿了抿嘴唇:“白日我离去,就是给他们传播此事的时间,好让那李浑知晓,但却没有从谁的言辞之中,听出倪端,只有两个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,那人真不在这里,或许早已过世,毕竟按照墨浩的说法,此人年岁不小,在这乱世之中,生存极难,第二种可能嘛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那间早早就熄了灯的住户:“就应该是他家了,这个时间,还不至于休息,可此户的主人却一反常态,或许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管亥双眼一亮:“那我们?” 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