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斌摇了摇头说道:“这个不重要,若是再来一次,我是攻打不下来的,大家知道这个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见叶斌不想说,无论是对叶斌有好感的,还是没有好感的都没有多问,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秘密,一般人是不会讨人嫌探听的,但偏偏就有不一般的人。

    “哼,你李伯父问你,有什么可隐瞒的,说!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命令的语气,唯我的性格,叶斌不用看都知道是他那个便宜父亲。

    在场有不少人知道叶泽是叶斌的父亲,对于他们的父子关系也略有了解,而叶斌出现后,从未和他父亲说过任何话,哪怕一个眼神都没有,这就让所有人更加确定,两父子的关系已经彻底决裂,他也就不担心,叶斌会偏袒叶泽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叶泽训斥叶斌的话顿时让大家好奇起来,叶斌是大逆不道将他父亲也拉出去杀了?还是不闻不问?或者顺从他父亲,解答一番?

    叶斌脸色平静,仿佛没有任何波澜,但他心中却不平静,无论如何,就算叶泽有千般不是,那也是他的父亲,就算他恨意再深,甚至就算他父亲曾经想要抓捕他,他也不可能将他父亲杀了,这是一个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。

    叶斌深吸了口气,仿佛没听到叶泽说话一般,继续说道:“但是,现在的巫山县与以往的还是有很大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叶泽见叶斌并没有理会他,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他感觉大家都在无声的嘲讽他,连自己的儿子都管教不了,他从未想过,他对叶斌究竟造成了怎样的伤害,他也从未想过,他当初为了权力,抛弃自己结发妻子是否也让人耻笑?

    “孽子!”

    叶斌眉头一皱,冷冷的看了他父亲一眼,终于出声说道:“本想给你留点儿面子,毕竟无论如何你也是我的父亲,这个关系你改变不了,我也改变不了,但你真的有资格管教我吗?”

    叶泽没想到叶斌会在这么多人面前顶撞自己,气的直抖,他这一辈子,除了被老爷子责骂之外,再也无人敢对他如此无礼,何况是自己的儿子?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以不计较你对我如何,但当初你为了权力,抛弃我母亲的时候,你就应该明白,你我虽然有血缘关心,但也仅仅如此,你再也没有任何资格对我说教。”

    叶斌心情有些激动,这么多年了,他从未忘记,自从父亲离去,母亲越加苍老的身影,他从未忘记,母亲忧伤过渡而死时那绝望的眼神,他的母亲死后,甚至连双眼都不肯闭上,只是想要见叶泽一眼,可她终究带着遗憾而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对当年的事情虽然略有了解,但还从未听当事人叙述过,看着一向沉稳的叶斌如此激动,多少有些恻然。

    “好,和那贱人一样,一样执拗,一样顽固,一样不知礼数!”

    叶斌终于怒了,他可以忍受一切,但他绝对忍受不了任何人对他母亲无礼,更何况是辱骂?他双眼冰冷,一步步向叶泽逼近,周身带着惊人的杀意,双目如刀,刻在叶泽的脸颊之上,杀意几乎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周遭人下意识的向后退去,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,他们第一次正视叶斌,这是经历过多少血战才能培养出来的杀气?这种人物怎会只是个毛头小子?他们瞬间觉得自己将叶斌想的简单了。

    叶泽首当其冲,更是感觉深刻,但他长居官位,培养出来的气势也不弱,虽然不如杀气锐利,但却也可以勉强抵挡。

    “逆子,你想要弑父么?”

    虽然在游戏中,所有人暂时都不会有真正的死亡威胁,但若是叶斌真的将他父亲如何,恐怕名声也臭了,但叶斌此时确实有些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