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方的战事,并没有影响到袁绍的大本营所在,邺城仍旧十分奢华,这里的人们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安静,而又祥和。[][].[].]

    但光明的对立面是黑暗,总是有些污秽的地方,邺城的监牢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袁绍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老夫若有机会出去,定要你袁家血债血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监牢之中,到处都是惨嚎以及不甘心的怒吼之声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是当地的士族,由于反对袁家,而落得家破人亡,有的是德高望重的学者,因为一句话说错,而被兴了文字狱,有的则是曹军之中的探子,或者重要的人物,甚至还有神农军的一些中低级武将,斥候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袁绍的‘自己人’,河北名谋,田丰,田元皓,也是叶斌最忌惮的谋士之一。

    田丰这个人智商虽高,但情商却不够,就算能够猜透袁绍的心意,也总是愿意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,因此,总是与袁绍的意见向佐,最终,官渡一战,由于他说了一句,‘此战若不能以雷霆之压,覆灭曹操,恐其联合叶斌,使得己军盛极而衰,败亡于野,’

    使得袁绍大怒!

    若非有人求情,恐怕,此时的他,已经被砍掉了脑袋……

    “田先生,您觉得这一战胜负如何?”

    田丰穿着一身白衫,头上还黏着几根稻草,优哉游哉的躺在监牢之中的石床之上,哼着不知名的曲子。

    他身边有一个面容枯槁,分不清具体年龄,看上去极为瘦弱的男人。

    平日里,两人很少交流,只因为田丰似乎并不愿意开口,那男子也没有办法,只能浑噩度日。

    “胜又如何?败又如何?”

    今日不知道怎么了,那人本以为田丰仍旧会闭口不言,却突然听他开口,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那面容枯槁之人有些奇怪:“难道,您不希望自己的预言生效?”

    田丰突然睁开了眼睛,莫名其妙的盯着那人:“丑八怪,就你小子的智商,还想套我的话?”

    只有这一刻,他的眼眸之中,才露出了慑人的光彩,让人不敢直视,紧接着,又恢复了那淡然的模样,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算了,都落到这个田地了,说说也无妨!”

    那人从稻草堆中站了起来,弄了弄身上的杂草,靠近了田丰,一副聆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一年都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田丰有些唏嘘:“我军最胜的气势,已经渐渐变得衰弱了下来,虽然应了田某的那句话,盛极而衰……你说,袁本初他会不会高兴?”

    他似乎已经对袁绍死心,言语之间,完全没有任何尊敬的意思,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不会高兴吧?”

    那人思忖了一番:“但是,先生却说对了呀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田丰冷笑了一声:“对又如何?且不提田某也无法预料此战最终的胜负,就算能够预料,又有何用,袁本初他胜了,我自然是蛊惑军心,按律该斩,袁本初他败了,他还有何颜面见我?那时,恐怕只会留下一杯毒酒,一条白绫!”

    在这监牢之中日久,田丰似乎也想通了许多,甚至连情商,都高了不少,只是,任凭他智商再高,也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