宛城并不像神农谷那样得天独厚,三面环山。(...

    过多的军队根本不可能完全驻扎在城内,当漫山遍野的狼群袭来之时,很多人都不知所措!

    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!

    狼群没有道理,疯狂的攻击十万大军驻扎的营地!

    它们根本没有像正常狼群那般谋定而后动,也没有什么围而不攻,天空之上,那看不到的地方,有着它们根本无法匹敌的天地。

    只能逃窜!

    而宛城驻军大营,则成了阻挡他们的柱石!

    两相其害取其轻,它们没有选择,只能冲过去。

    很多士卒连铠甲都没有穿上,就被咬碎了脖颈,更多的则是被狼群分尸,一时间,惨嚎不断!

    但是和一般士卒不同,突来的危机虽然让他们有些慌,可并不乱!

    很快便组织了一场像样的反攻,穿着铠甲的人类精锐,终究是强大的!

    狼群虽然悍不畏死,疯狂的想要逃窜,却终究被一杆杆铁枪刺穿……

    血水染满了大地,突如其来的战斗,就这样惨烈的爆发了!

    没有人退缩!

    这就是宛城侯的手下,他们比世人想象的还要强大很多,纵然已经死伤近三千人,可他们仍旧疯狂的厮杀着!

    战斗持续的并不久,当除了遍体鳞伤,逃窜了出去的青狼之外,最后一头野狼被击杀之后,军营之中终于爆发了震撼的欢呼之声。

    左近观察着的神农斥候脸色凝重,或许,他们这一次面对的敌人……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婶婶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张绣刚刚听完手下的汇报,对于神农谷可以驱使数千,甚至上万头野狼非常疑惑。

    “阿秀,听说这一次宛城大劫,就是因为婶婶惹出来的?”

    张济的妻子,张绣的婶婶邹氏比张绣打不了几岁,今年刚刚二十八,那张清纯中,带着妖媚的俏脸,让张绣不敢直视,每当看到自己的婶婶之时,他的心都在怦怦的跳动。

    越来越美了!

    自从邹氏和他叔叔结为连理之后,他便发现,自己这个婶婶一天比一天漂亮,如同水蜜桃一般,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啊不是!”

    张绣强忍着心中的悸动:“和您没关系,叶斌那贼子野心极大,与我宛城早晚会有一战,不过您放心,阿秀就算死,也不会让那狗贼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邹氏那双灵动的眸子闪过一丝黯然:“不要瞒着妾身了,虽说你叔叔走后,婶婶便足不出户,但……却并不是聋子,很多事情,婶婶都心知肚明,这些年,苦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婶婶!”

    张绣心中感动,看着那双黯然的眸子,恨不得将这个女人,狠狠的拦在怀中,可……他知道,这是不行的!

    “婶婶都知道!”

    邹氏上前了一步,胸脯因为过于巨大,而不住的晃动,轻轻的拉住脸颊通红,有些不知所措的张绣:

    “我们打不过神农军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张绣被邹氏的大胆和突如其来的幸福弄得有些懵了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听丫鬟说,神农军很强大,甚至连当今陛下,被他砍下了臂膀,都不得不委曲求全……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第二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