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春花满画楼 第245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“是!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!”裴卿卿眼底一片猩红,字字道,没有人比她更知道打掉自己的亲生孩子有多痛,那个孩子都已经可以活动了。

  陆淮安与她四目相对,心一寸一寸的凉掉,最后一扯唇,手腕猛地用力,将她手中的刀卸掉,“你以为我不恨你这个毒妇吗?你杀了我的第一个孩子,日久天长,我总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话落,他用力的甩开她,朝外走去。

  裴卿卿用脚一勾地上的匕首,又追了上去,她用力的刺向他的后心,陆淮安本就怒火攻心,走的极快,他回身躲避时,不小心撞到身边的博古架,博古架剧烈的摇晃起来,眼看上面的花瓶就要砸向裴卿卿的额头,他瞳孔一缩,顾不了别的,抱着裴卿卿就朝一边的毯子上倒去。

  “嘭”的一声,两人重重的砸在地上,陆淮安是垫底的那个,后脑勺震得不轻,他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,正要问问裴卿卿可有大碍,却见裴卿卿握着匕首又往他的腿心扎去。

  陆淮安变了脸色,他用最快的速度拦住了匕首,扔到一旁,然后抱着她滚了一圈,狠狠的扼住她的喉咙,气急败坏道,“你不过就是一介孤女,又没了清白,我肯要你,已经是给你脸了,你别不识好歹。”

  裴卿卿被他这般侮辱,瞪圆了眼睛,也冷笑着针锋相对道,“我是一介孤女,那你又是什么身份,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奸.生子!一个只会侮辱女人,对女人用强的孬.种!”

  ……

  两人皆是双目通红,互相放着狠话,将彼此最丑陋的一面毫不避讳的展示给对方,也字字如刀的挖着彼此的心肝。

  直到裴卿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,呼吸越来越微弱,陆淮安才察觉到不对,他将扼住她脖子的手移开,竟摸到了满地的鲜血。

  也是这时,他才反应过来,他将裴卿卿压在了满地的碎瓷片上。

  “来人!”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他喉结剧烈的动了一下,朝着外面厉声叫道。

  裴卿卿因为后背和后脑勺的疼痛,意识已经有些涣散,还没等到大夫过来,就晕了过去。

  等她再次醒来,身上已经被包扎过,陆淮安就像消失了一般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  十几天后,等她身体彻底好全后,便被人带去了刑部大牢,在那里,一个姓宋的推官带着她见识了很多酷刑。

  末了,他笑着与她道,“你若是不听陆淮安的话,这些刑罚到时可会一一用在你的身上。”

  她在刑部大牢待了三日,这三日里,她吐了无数回,尤其一到夜里,她眼前就是那些罪犯青白毫无生气的脸,仅有骨架的身体,根本不敢合眼。

  爹娘的死因还未查明,她不想疯,也不想死,只得认命。

  那位姓宋的推官这才让人送她回去。

  到了琼苑后,她依然不曾见到陆淮安,但跨院里却多了一个教养嬷嬷。

  她用极严苛的手段教会了她什么叫以色侍人的玩意儿,什么叫奴颜婢膝。

  她训练了她三个月,将她训练的再无丝毫风骨,才功成身退。

  再次与陆淮安同房的那一夜,是她的噩梦,也是她最羞耻、最屈辱的一夜。

  她能感受到身上的人在极力的讨好她,可两人见不得光的关系就好像一根刺扎在她的心头,身体越快乐,心里就屈辱的越厉害,撕扯的越痛。

  可偏偏陆淮安,他就像一只不知餍足的野兽。

  这样的日子她过了两年六个月,直到西域王庭进犯西北,皇上命陆淮安远征,她终于自由了些许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