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《顾景言与夏安》(sm接龙) 06.红豆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(雪漫跳过)

  红豆:

  男人说着,手指伸进夏安的裙底。跳蛋还在嗡嗡的震动着,透明的胶状液体黏腻的缠上了他骨节清晰的食指和中指。

  男人在夏安的眼前分开手指,淫液在空气中拉扯出晶莹的丝线。

  “说,说好的,我来挑!”夏安鼓起勇气,一挺胸脯。嘭。纽扣爆出来了一颗。

  男人一愣,万年僵硬成一幅标准肖像画的脸瞬间五官乱颤,笑声爽朗到连门外路过总裁办公室的两个女生都停住了脚步。

  “刚才……里面……笑声……是,总裁?”

  “我以为是我幻听了……”

  “我好像看见之前是夏安进去了。”

  “……她,完了完了。这该不会是什么大灾难前的反常预兆吧?”

  “快走!”

  “别笑了!”夏安慌张的捂住蹦出的两团白肉,脸涨得通红。

  男人调整了一下表情,带着满脸的笑意,手指划过夏安的脸颊伸进她的嘴里,剪短干净的指甲剐蹭着她柔软的舌头。

  “我……要……你……”夏安不甘示弱的垂死挣扎着,身子却已经老老实实地贴在了男人身上。

  “你不能要。”男人搂住夏安的腰,将她禁锢在怀里,“我是让你挑,挑就是你可以选,不是你可以决定。所以刚才,你犯规了。跟了我这么久,连这点合同上的小常识都没有,笨呐~”

  手指又向喉咙深处伸了几分,夏安想反驳什么,却完全说不出话来,只能用力吮吸着他的手指,这样才不会让口水流出来以免太过失态。

  “现在你可以选了,是桌子呢?还是花瓶呢?”

  一个小时之后,视频会议继续召开。男人和他身上那身版正的黑西装完美的融合成了一体,而他对面墙角立着的那尊落地“花瓶”却在想:这身衣服他一共有几套一模一样的。为什么连个衣褶都没有。商界殡仪人士说的就是这种人吧。他去推销保险一定没人敢拒绝吧……

  夏安只能用胡思乱想来使自己尽力忘记此时的窘迫。

  墙角的这具美人花瓶,赤身裸体。闷青色的长发一侧收在身后,一侧盖住了半侧乳房。赤色的麻绳从阴户拉上来,将她的双乳勒出一个好看的形状,最后束住她的双手固定在立柱上,让她维持着一个完美的姿态。阴道里还塞着那个该死的,开着最低档的跳蛋。而被她完全打湿的麻绳却保证了这个小东西绝不会掉出来。今早她才特意浣过肠的后穴,此时被男人一颗一颗的将十几颗拉珠尽数塞了进去。夏安平坦的小腹也因此微微隆起。最后,男人剪下一支淡粉色的波斯菊,作为末了的“塞子”。

  “今天的主花,芍药还是琉璃翠?主色调是粉红还是浅绿?”男人捧着一把花材,伤脑筋的微微歪过头。“选吧,都听你的”

  “……芍药……粉色……”夏安内心的绝望已经完全没有言语可以表述了。为什么会自不量力到要和这个男人作死,大概是真的,嫌命长吧。

  最后的选择做完之后,夏安被戴上了插着一支粉池金鱼芍药花的口球。洁白如烟花一般盛放的芍药花却如美人抓破脸一般生出几丝血红色。夏安在那一瞬间,突然明白了,为什么称芍药妖艳无格,这也,太色情了。

  接下来,是玫瑰、毛茛、六出、小苍兰……男人悠悠闲闲的用插花将绳子完全遮盖了起来,把夏安打扮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美人花瓶。

  “品味不错”男人认真欣赏了一阵子,不知是夸夏安,还是夸自己。然后悠闲的磨了一杯咖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