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与狼共舞【sm 1v1 刑侦谍战】 那是他的女儿,于磨难和崩溃中不合时宜的希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后来怎么样了呢?岭南岭北彻底决裂,战线延绵千里,过境几乎毫无可能。威逼利诱的婚礼,绝望至无声处的反抗,和自我感动的病态深情。邓家的金枝玉叶,她的夫婿决不能是无功无名的布衣。凭借娘家势力,邓颖半强迫地将丈夫逼上仕途。可顾国昌明白,若为岭南鹰犬,势必与家乡为敌,到那时,便是真正回不了头了,他的父母家人,他自小长大的土地,邻家笑呵呵的老奶奶,清晨弥漫在空气中的烟火气,属于普通人的琐碎幸福,与他便是真正的一刀两断。

  他素来儒雅温善,却在这件事上显出宁折不弯的强硬。可奈何对手是个血肉皆可为筹码的疯子。

  烈性的药物,便是大罗神仙也难抵,耻辱的通房后,邓颖怀孕了。

  刚刚生产过后的母亲,粗鲁地抱过哭泣不停的女婴,近乎癫狂地塞进顾国昌怀中,眼里燃烧着诡奇的火焰,“看看你的女儿,你好生看看。”

  初为人父的男人,瑟缩地看向怀里小小的一团,柔嫩的新生,脆弱地能数清鼓动的细小血管。

  那是他的女儿,于磨难和崩溃中不合时宜的希望。

  他妥协了,天赋般的军事才能显现之初,便如开刃之利剑,其烁烁寒光闪烁在山南山北。

  一步步高升,在外有多光鲜威仪,在内便有多心酸屈辱。他最后的坚持,从不参加任何一场对北战争,这是身在曹营的将军,最后的阵地。

  后来的后来,他有了儿子,他老了,在望不到尽头的磋磨中,昔日少年锋芒早被磨了个干净,只剩一个孤独的男人,人至中年,鬓边已是苍苍见白。

  为控制他,邓颖不惜从黑市购得海洛因,扎入丈夫的动脉,融入血液,长此以往,毒瘾折磨垮了他。温淡如松的将军,甚至为了一针的舒爽,匍匐在妻子脚下,像奄奄一息的老狗。

  被逼到极致的人,生命丧钟的震响已在耳畔,故土的执念在近叁十年的日夜里浸入骨髓。这时,哪怕是一根真假难辨的稻草,也要拼尽全力抓住。

  拇指怦怦动, 必有恶人来; 既来皆不拒, 洞门敲自开。

  梦魇般的回忆最后,是顾叶白最不敢触及的极暗之夜。

  “大小姐。”门外仆人轻轻地扣门。

  “嗯?”顾叶白恍惚间无意识地应了一声。

  “谢将军来了,说是顺路来接您。”

  那人的名字,似乎有安心的力量,顾叶白在那一刹竟由衷地感激庆幸,将她带离过往。

  莫名的情绪过后,才来得及惊讶他的忽然而至,她连忙站起身来,“我这就来。”

  最后深深地回望一眼寂静的房间后,她转身出门。

  阳光仍祥和地洒了满室,空气中微小的尘埃自顾自地漂浮,仿佛无人来过。

  是谁的叹息,于空冥之中传来,隐没在无声里。

  ……

  顾叶白匆匆下楼,就见客厅里,自家弟弟僵硬地立着,面带警惕地隔空望向门口的男人。

  面对这种无礼的待客之道,谢铮倒是没什么不悦,只是略带玩味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。

  说起来,谢铮与顾向墨还有一面之缘,深夜的会场,醉得五迷叁道的青年,刚在卫生间吐了个底朝天,就倒霉地迎面撞上了谢将军,打翻了人家的酒杯不说,还拉住谢铮撒酒疯。简直是不要命的作死。

  万幸有个好姐姐,这小子跟他姐可真是一点不像,都是一样的爹妈,差距怎么大成这样。

  谢铮暗暗思忖,原以为不过是个仗着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