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与狼共舞【sm 1v1 刑侦谍战】 真心在这个年代,何其宝贵,即使是源自不知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顾叶白半张的嘴就这么顿住了,她惊忙地看向谢铮,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谢铮这样骄傲的人,竟会主动道歉?

  谢铮却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,原本以为艰难的话,心一横说了出来,反倒觉得清明通透了许多。

  他今天在会上看到她时,其实已经后悔了。她心思重,路又走得艰难,自己可以冷不丁地表明心意,可顾叶白不行。两人相差太大,顾叶白要顾虑的事情太多,如何能坦荡地回应。如果他只是一时兴起呢,如果只是他惯用的调情伎俩呢,上位者自可以潇洒抽身,可顾叶白却无路可退。终归是,他从未正正经经地对一个人动心思,在情感上,太过霸道主导,没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。

  终归是他错了,谢铮想,道歉也没什么可憋屈的。

  谢钰瞧他的模样,便知弟弟总算开了几窍,孺子可教地笑笑,不再坚持地向门外走去,“行了,年轻人的事,我就不多掺合了,免得惹人烦。”

  房间陷入沉寂,顾叶白安静地垂着头,用眼角的余光偷看谢铮,她有些拿不准状况,谢铮是不是还在生气?

  只听得男人轻叹了口气,皮靴底在地面上敲击着走到床前,“先把饭吃了。”

  食盒被打开,素淡的白粥配小菜,也做得精致养眼,糯绵的香气弥漫,勾引着空涩的胃。顾叶白鼻翼微动,眼睛微亮地看去。

  谢铮忍俊不禁,伸手轻拍她的脑门,“没出息。”也没再追究她不吃早饭的事。

  顾叶白接过勺子,反而没急着吃,她试探着伸出手拽拽谢铮的衣袖,动作细微得像欲靠近又不敢的小动物,“爷还生气吗?”

  “……”谢铮没说话,倒不是因为生气,只是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  “爷”,“将军”,“您”,顾叶白从来这么称呼他。孺慕尊敬有余,可亲昵不足,总是隔着柔顺的疏离,像皮肉交易的冷静过客,他不喜欢。

  从前觉得理所应当的事,当下却如鲠在喉。

  应该更随意些,更娇嗔亲密些,叫什么好呢?

  “爷……”顾叶白低低的询问打断了些微的走神,她看上去很是不安,恐怕是他的沉默让顾叶白理解错了意思。

  “叶白,”他牛头不对马嘴地道,“以后,私底下,唤我阿铮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顾叶白简直觉得今日的谢铮像是被掉包了一般,昨日还威势凌人,刚刚还臭着脸训斥过自己,怎么到了这会儿,又不按常理出牌了呢?

  “这……太过僭越了。”顾叶白深知这样的昵称,往往只存在于最亲近的家人之间,她身份尴尬,甚至连个像样的名分都没有,这么叫他,实在不合适。

  “我都唤你叶白了,为什么你唤不得一声阿铮?”

  顾叶白颦眉却无话反驳,他分明是在偷换概念。

  “叶白,”谢铮肃起脸色,主动伸手握住她微烫的双手,“之前,是我太着急,不该强逼于你的。咱们关系敏感,也是我总是由着性子来,没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,我理解。但现在,我想好好地待你,我是……”他顿了顿,罕见的语塞,“真的对你用了心,叶白……”

  他有些不知所措,素来杀伐果断的将军,笨拙于弯弯绕绕的情话,实在不会过多砌词,只得略显尴尬地找话,“粥都快凉了,赶紧喝。”

  “唔。”顾叶白一颗心被浸泡得温软,谢铮的话,以退为进,却是将她的心防打得七零八落,溃不成军。她头次发现这个男人竟也有狼狈羞窘的时候,是意外的鲜活可亲。仅仅几句话,就让她眼角发热,能被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