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与狼共舞【sm 1v1 刑侦谍战】 心波〔甜〕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两人静静相拥一处不知过了多久,顾叶白情绪渐渐平稳下来,糊成一团浆糊的大脑才开始运转,恍然发现自己目前的所处的境地:赤身裸体,臀腿上还在火辣辣的疼,就像个小姑娘一样委屈得放声大哭,竟然还抱住谢铮不放手,眼泪抹了他一身,顾叶白浑身一僵,简直不敢相信方才的那个人是她,逃避地埋在谢铮怀里不敢面对他。

  可谢铮何等人物,一眼便看透了顾叶白的窘迫,看着怀里的女子耳朵上渐渐染上的绯红,懒声带笑地调侃道:“抬头吧,叶白莫把自个儿憋坏了。”

  顾叶白闻言,脸红得更甚,却不得不磨磨蹭蹭地抬头,看着面前的谢铮笑意浅淡,不像被她的僭越惹恼了,小心翼翼地试探道:“爷……不怪叶白放肆?”

  谢铮仍是一副心情颇好的模样,毫无威慑力的吓唬道:“怪,当然怪,再打你一顿可好?”

  顾叶白听出了他的不计较,这才松了口气,忽然觉得痛快哭过一场后,压在心头不知多少日夜的郁气竟是奇迹般的舒缓了。这些年里,自己有多久不曾流过泪了,伤痛与软弱深藏心底,任其发酵成荒原般的冰冷,父亲去世时不能哭,因为全家人都指望她撑起这个濒临破碎的家;被高强度的训练逼得近乎崩溃时不能哭,因为教官告诉她只有弱者才会用哭泣掩盖无能;亲手拷打挚友时不能哭,因为一群屠夫在一旁虎视眈眈,只等她稍露软弱就扑上来将她撕咬成碎片。但在谢铮施与的直接粗暴的疼痛下,在这个强大难测的男人面前,一切试图遮掩的伪装都无处遁形,逼她只能剥开层层面具,露出最柔软的内里,把软弱展露无遗,这对一个间谍来说是多么危险,可她的理智一次次发出警报,那颗最深处的声音却不断地麻痹她贪恋这种无遮无掩。她深吸一口气,暂且按下波澜情绪,打起精神应对面前这个难搞的男人。

  于是谢铮眼见着怀里这只小狐狸愣了半天神,这才收拾好情绪,重整旗鼓地挂上讨好的笑,攥攥他的衣角,“那爷不生气了?”

  谢铮被她的小心思逗得发笑,又恍然觉得自己今日是不是太好取悦了,顾叶白一哭,他就心软地怒气全消,还纵容这个小妮子抱住抹眼泪,就连她的小动作觉得颇有些可爱,他故作严肃地拧了把她饱受折磨的臀,引得顾叶白轻呼出声,便又放软了语气道:“顾上校像个泪娃娃一般,哭得好不凄惨,你家爷还有什么火气训你。”谢铮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,抱着一团温香软玉,竟是觉得自己再宠宠她也无妨。

  顾叶白一怔,她一直觉得谢铮为人严厉,对人对己都严格要求,怎么这次对她却是重重拿起,轻轻放下了,又被谢铮话里的揶揄弄得羞赧,不由得略直起了身,与谢铮拉进距离,道:“爷今儿怎么这般惯着叶白,也不怕叶白恃宠而骄?”

  谢铮被她戳穿了心思,也不见恼,顺手摸摸她的一头乌发,觉得手感颇好,“叶白除了这次有些欠收拾,平日里都是个好丫头,宠宠又何妨,只是有一样,下次若是犯错,我照罚不误。”

  顾叶白被他话里话外明晃晃的纵容亲昵弄得心神不宁,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的大哭而格外脆弱敏感,竟产生了一种自己被呵护爱怜的感觉,甚至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最后稍显严肃的警告,下意识地撒娇般的仰头道:“爷这般宠爱,叶白可要当真了。”

  谢铮轻抚她光裸顺滑的背脊,在她额头印上一吻,不含情欲,只为探探温度,“叶白放心,你家爷言出必行,不过……”他顿了一顿,引来顾叶白疑惑的目光,“若是再磨蹭下去,叶白就算不着凉,伤口不及时处理也可能会发热,你这当口若是病倒了,叫外人当真以为我禽兽不如呢。”

  顾叶白解颐一笑,主动环住谢铮的腰,“恕叶白放肆,只是叶白身上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