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桃花浅深处 第74章 天降飞书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姜俪环顾四周,见四下无人,于是急急掩上门,匆匆展开手中布条,只见上面写着:

  翌日当月明,日暮意何迟?金桂迎甘露,光皎如泄银。

  当姜俪正打开焚香炉盖子,刚准备将布条扔进去,门在这时突然被推开。

  此时就算将布条扔进焚香炉里,在极短时间内也燃不完全,难道是那个叫春喜的奴婢来了?

  姜俪心里一慌,不知如何是好,正在这时,只听一声“娘娘,您在做什么?”

  一听是婢女春桃的声音,姜俪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,将手捂住胸口责备道:“进门为何不敲门,你想吓死本宫?”

  “是奴婢不好,奴婢也是去了那么久,去时见娘娘站在院子里,这会儿不见人,情急之下就没顾上敲门,还请娘娘责罚!”

  “算了,你也是着急本宫,以后别这么冒冒失失就是了。”

  虽然趁说话间,姜俪又将布条收了回来,但灵敏的春桃还是发现了端倪。

  “多谢夫人,春桃以后一定注意。”

  她说着已经走到香炉跟前,伸手盖上香炉盖子,心里琢磨着:娘娘这般躲躲闪闪的样子,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,看来是想毁灭什么东西,又信不过自己,还不如自己挑明了,要不然她总提防着人,心里惦记着事,这样也不能安神,对腹中胎儿也不好。

  打定了主意,只见细心的春桃先是把姜俪扶到床榻上坐下。

  “娘娘,是奴婢哪里做得不够好吗?”

  “你一向聪明伶俐,善解人意,处处替本宫作想,像对待亲姐妹一样护本宫周全,哪有什么不够好?”

  “既然如此,娘娘为何有事还要瞒着春桃呢?春桃只是希望娘娘不要时刻紧绷着那根弦,在春桃面前可以放松一下。”

  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后,真得与男人会有很大的区别,什么爱情啊,仇恨啊,在孩子面前,都微不足道。姜俪就是如此,经过数月来没有黑衣人打扰的日子,她心中为父母报仇的愿望似乎暂时没那么强烈,也好像一时将戚太后的命令置于脑后。

  只见姜俪突然起身一膝给春桃跪下,把春桃吓得赶紧也跪了下来。

  “娘娘使不得,折煞奴婢了,您赶紧起来,当心腹中孩子!”

  情急之下,春桃早已热泪盈眶。

  “今天既然你已经发现,本宫也就不再隐瞒,确实有证据在此,你可以拿去大王面前邀功领赏。”

  春桃没敢看姜俪有些惊恐的眼睛,赶紧站起身来扶她起来。

  “娘娘不管想说什么,先起来,别让人看见了说不清楚。”

  一听春桃的话也有道理,姜俪便由她扶着站了起来。将手伸进怀里,摸出那个小布条塞进春桃手里,她之所以敢冒险这样做,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  从三个层面来讲:

  第一、若真捅到大王那里,只要自己坚持只是占卜了天气,从字条的字面意思来看,‘翌日日暮将迟,天降甘露’,可以理解成明日傍晚,天会下雨,这无可厚非。

  第二、若不捅到大王那里,便可将春桃作为心腹,毕竟自己如今已经有孕在身,万一哪天黑衣人再次出现,自己不便出面时,可以让春桃去,以备不时之需。若真能留为己用,也不乏是件好事,自己不用一个人担心吊胆防着所有人。

  第三、姜俪相信自己的直觉,还记得当年在救下春桃后,她就发誓要誓死追随姜俪,虽然当时并未把话放在心上,但在这关键时刻,也正好是检验一个人忠诚度的最好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