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桃花浅深处 第69章 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雍纠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刚要转身,只见那女子突然像燕子似的扑过来,雍纠赶紧侧过身去躲避。

  没想到他却是多此一举,因为发现她压根就不是扑自己,而是朝着身后的王上扑来的。

  原来他不知道,姬突刚好目睹了这一切。

  一看到姬突,雍纠脑子里就回想起,那天姬突得知他垂涎郑姬时,主动说让他尝尝郑姬那醉人的味道,谁知却拿个贱婢来以假乱真,明显是在糊弄人。

  性格暴躁,行事鲁莽的雍纠顿时火冒三丈,竟不顾君臣之礼怒斥姬突道:“好你个姬突,刚登上王位,竟然敢说话不算数,耍我雍纠玩儿是吧?”

  “误会,这绝对是个误会,待寡人弄清情况再说。”

  姬突之所以这样说,并不是说他惧怕雍纠,只是他也确实还没弄清状况。

  而此时那满脸酡色的香莲,突然扑到姬突面前,口齿不太清楚地说:“王上,香莲昨晚…明明是跟王上在一起…怎么会变成他?”

  香莲说完,一脸嫌弃地瞥了雍纠一眼。

  一看香莲那个样子,就是喝多了酒,甚至搞不好酒里还掺有东西。

  姬突看到这一幕时大吃一惊,这个贱婢言下之意是说她把雍纠当成自己了?

  脑子里顿时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沸腾起来,这个香莲,怎么会出现在怡心殿和雍纠在一起?是她自己的想法?还是受谁指使?

  难道是郑姬知道自己要把她送给雍纠,故意让一个奴婢来顶替?

  不容姬突细想,只见那愚蠢之极的香莲,到这时还不知死活,不知是药力太足没完全醒过来,还是初尝人味还沉浸在回味当中,一副呆傻花痴相,看着姬突竟嘟起红红的嘴唇欲亲过去。

  姬突一看她这副贱相,恶心的差点将头天晚上的酒饭吐出来。

  “哐当”一个脆响的大耳巴子重重甩过去,香莲那涂了厚厚一层香粉的脸上,瞬间留下五个明显的手指印,香粉似乎也被震掉了不少,顿时脸上红一块白一块。

  这一巴掌彻底把香莲从痴傻状态打醒,一脸懵逼地看看姬突,又看看雍纠,终于明白过来,原来自己昨晚错把雍纠当成了姬突。

  “大胆贱婢!不想立即送死就赶紧从实招来,到底怎么回事?你是如何睡在王上寝宫的?”

  都没留意到,何公公在送郑姬回到望月阁后,径直回到怡心殿,正好看到这一幕,他来得正是时候,立即替姬突开口审问起香莲来。

  香莲见姬突那冷若冰霜的脸,吓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,酒也醒了一大半,连声说:“王上饶命,奴婢这就从实招来。”

  原来昨晚,郑姬站起来欲去官房,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而那日靠出卖同伙,被姬突提拔起来当他贴身侍女,专管饮食起居的香莲,显得比殿内其它婢女格外有眼力,赶紧上前,搀扶起跌跌撞撞的郑姬朝官房走去。

  当醉熏熏的郑姬刚刚走进官房,一坐上去便觉眼皮发沉睁不开眼,竟就这样坐在官房中沉沉睡去。

  而门外的香莲嘴角一撇,露出一丝得意的笑,朝四下扫了两眼,迅速将官房的门从外面插上,并从角落里拿出一块事先准备好的牌子挂在门上,牌子上写着“官房修缮中”五个字。

  香莲轻轻拍了拍手,轻蔑地朝官房里瞥了一眼,再次勾唇一笑,闪身进了自己房中,迅速脱掉罩在外面的那件婢女服饰,露出一件较为华丽的深衣,她快速将自己妆扮一番,朦胧中,不仔细看,身材竟与郑姬有那么几分相似。

  香莲拿起事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