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桃花浅深处 第14章 秦晋之好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次日,陈国公便给息国修书,以友好邻邦互利互助为由,为支持息国设立储君工作,在立储君期间,陈国决定允许候选人之一姬麟先回国,待储君之位尘埃落定,质子之事再作他议,为公平起见,此阶段双方都将质子放回。

  使臣快马加鞭,不日便将修书亲自交到老息侯手中,此时正在病中的老息侯,看到陈国公如此深明大义之举,感动的痛哭流涕,便欣然接受了陈国公的建议。

  派人随使臣一道将陈国质子妫鸿煊送回,接回在息国的质子姬麟,此事也算皆大欢喜。

  不负陈国公所望,息国果然立了一表人才的姬麟为储君。而陈国公在见到阔别十年的儿子鸿煊后,被他英勇过人的胆识和敏锐的洞察力所折服,再加上他那强壮的体魄,陈国公是越看越喜欢,但同时,他也发现鸿煊与自己之间似乎有隔阂,显得生疏得很。

  可是这也不能怪鸿煊,谁叫还在他撒娇的年纪就被送出去,远离自己的父母,整日提心吊胆担惊受怕,一去就是十年,如孤儿一般,学会察颜观色也是必然。

  每每想来,陈国公就非常愧疚,常常自责,感觉亏欠了自己的儿子太多太多,再也舍不得将鸿煊送出去当质子,不过不送他去,又再派谁去呢?手心手背可都是肉啊!

  左右为难的陈国公,就质子一事在朝堂之上说出自己的顾虑与想法,与群臣商议,大臣们集思广益,有说公平起见,换最小的王子去,轮流当质子;有说依然让大王子去,更利于扩大人脉。

  陈国公一直用手托着腮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  这时,有大臣小声说了句:“王上舍不得让王子们去他国,老臣倒是觉得不如让公主去联姻,公主虚岁十四,也离及笄之年不远。”

  一听此言,陈国公眼前一亮,笑容在脸上绽开。

  其它大臣见状,也都纷纷附议。

  晚膳过后,陈国公来到清秋的寝殿,见她又在发奋读书,便轻咳一声走了进去。

  “给父王请安!父王找儿臣有何事?”

  逐渐长大的清秋少了儿时的玩劣与不羁,多了些女儿家的矜持与稳重,规规矩矩给陈国公行了礼,侍女将茶奉上后退下。

  房中只剩父女二人,陈国公站在一幅刺绣的竹梅双喜图前赞叹不已。

  “秋儿啦,时光匆匆,一晃你都长大成人了。想当年,你不爱女红,只爱舞刀弄枪,有次还因你母后烧了你的弓而生气躲到山里好几天,可把你母后愁坏了,心想作为公主,这样下去成何体统。没想到这几年你深居简出,这刺绣水平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好像就没有你做不好的事,父王真替你欣慰啊!”

  陈国公的铺垫早已被洞悉一切的清秋看穿,遂调皮的眨眨眼,眼神中充满狡黠的说:“父王,秋儿太了解您了,您夸人准没好事儿,这里又没外人,有话就直说吧!”

  “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到你。”被人一眼看穿来意其实是很尴尬的,陈国公一脸讪笑,也就不在清秋面前兜圈子了,便开门见山地说:“秋儿,你还记得当年的那个息国质子吗?”

  一听提起当年的息国质子,清秋的小心脏顿时突突乱跳,赶紧别过脸去,假意拔弄几上的一盆兰花,低着头说:“父王是说那个叫姬麟的质子吧?当然记得,您不是很欣赏他还常常提起他嘛!怎么?他不是回国了吗?有什么消息?”

  清秋装得像是很自然,其实她的慌乱和小心思也早已被陈国公看穿,但女儿家都爱面子,看破不能点破,作为父亲,陈国公只是怜爱地看着她。

  “是啊,息国果然立他为储君,也就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