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穿成反派皇子的和亲对象 第22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这两个多月谢衍始终与她保持着距离,从来没有过分亲近过,宋宁倒是乐得如此,可却急坏了珍珠和灵珠。

  今日这谢衍在搞什么鬼,明明心里装着白月光却还来招惹她,况且原文中,原主和他成婚半年都没在一张床上睡过,怎么到了她这就变了呢?

  “无妨,我也还没准备好,所以要先习惯一下。”

  听听,听听,这说的是人话吗?宋宁强颜挤出一抹笑意,“阿衍别开玩笑了,我如今可还小呢。”

  十六岁了还小吗?

  在宋宁心里当然还小啊,若是在二十一世纪她还是个孩子呢。

  但在古时,十六岁的女子已经是可做人妇,可为人母的年纪了。

  谢衍不禁笑了声,眼神不经意的扫了宋宁胸前一眼,“着实是小了些,也罢,我走了。”说着就起身要走。

  宋宁看到他的眼神,忙用双手捂住胸口,“下流、无耻、流氓!”

  谢衍轻笑,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嫌弃。

  他的脚步没停,推门出去了,此时门外正站着偷听的珍珠和灵珠,各自的怀里皆抱着一堆在夜市上买来的小玩意儿,一脸心虚的表情。

  谢衍却没怪罪她们,他轻叹一口气,对二人说:“你们都听到了,是皇子妃不愿与我同住,你们替我好生劝劝她吧。”

  说完,唉声叹气的走了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。

  宋宁气急,这才知道谢衍是故意的,原来以他的耳力,早就听见珍珠和灵珠在门外偷听了。

  这两个月以来,珍珠与灵珠两人因他俩不肯同榻而眠,犯了好大的愁,每日每日不停的在她和谢衍的耳边唠叨,现在谢衍是把这一切都赖到她的头上躲清闲去了?

  看着珍珠灵珠幽怨的眼神,宋宁登时头痛不已,她又气又恼却又不知该怎么解释,她一脸颓丧,看来今夜又要被磨耳朵了。

  忍了半天,她还是没有忍住,骂道:“这该死的谢衍,竟然敢算计我!”

  灵珠不乐意了:“皇子妃,殿下已经很伤心了,您为何还要骂他?”

  珍珠也帮腔道:“是啊皇子妃,殿下很在意你呢,你怎能伤他的心呢?”

  我伤他的心?这个黑心肝的谢衍连自己的白月光都伤不到他的心,他会在意我的话?

  宋宁欲哭无泪,有点怀念那个顶着一张面瘫脸,话少又没什么存在感的无极。

  ——

  此时正带着婚队连夜赶路的无极打了个喷嚏,他直觉自己是被人惦记上了,恐前方有危险,便命队伍原地休息,明日在继续赶路。

  他哪里知道他确实是被人惦记上了,但惦记他的这个人此刻正因偷偷爬上了谢衍的床,而跟谢衍大眼瞪小眼。

  莹白的月光洒进屋子里,谢衍把宋宁脸上纠结又懊恼的表情看在眼里,明知故问道:“想我了?”

  宋宁一手掐着自己的大腿根,忍住了想掐死谢衍的心,“都怪你!”

  谢衍做无辜状,“你半夜不睡觉来爬我的床,怎的还怪起我来了?”

  宋宁气的捶床,“要不是你“陷害”我,珍珠和灵珠会大半夜不睡觉在我耳边没完没了的替你说好话吗?”

  “哦?”谢衍似乎十分惊讶,“她们是怎么说的,宁儿学来听听?”

  宋宁轻哼一声,抢来谢衍身上被子蒙住自己,闷闷道:“你不是耳力好吗?这房间隔音这么差,你会没听到?”

  谢衍轻笑,将两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