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我绣的帕子都成了精 第80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她含了一口糖水,感受着细微的甘甜,不是那种甜的发腻的甜,而是丝丝入扣的轻柔,一如她并不激烈、却一直萦绕的感情。

  “谢景黎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她突然,很想将前世的事情告诉他。

  “你说。”谢景黎的眸子低垂,看不清情绪。

  “有一个女子,很喜欢绣花。她有一次在桥边,有人看上了她的帕子,然后娶了她做外室。他对她还不赖,锦衣玉食,应有尽有。但是他从来不对她说爱,只是禁锢着她,索取着她,说是她欠他的。”

  “后来,她舅舅告诉她,是她们家害死了那个男人的母亲,她舅舅为了钱财,将她卖给了他。”

  “他的夫人知道之后,杀死了他们的孩子,可她依然对他痴心深藏,不惜为他而死。”

  “你说,这个女孩子是不是很傻?”陆婉莹看向谢景黎,侧着头淡淡地笑。

  谢景黎的眸子仿佛深邃的海,此刻海浪汹涌,眼眶泛红,他深吸一口气:“傻。”

  “你觉得如果她转世而来,会愿意原谅那个男人吗?”陆婉莹问。

  谢景黎没有回答,却对她说:“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  “有一个男子,他毕生的愿望,就是拼命往上爬,做人上人,给他母亲争光,两人一起过上和美的生活。可他的母亲,却被奸人所害,掉到悬崖尸骨无存。”

  “为了权势,他娶了不爱的女人,他原以为,这辈子都会这样孤苦下去。但是,他遇到了他的仇人之女。满腔的恨意只能宣泄在那个傻姑娘身上,他有多恨她,就有多爱她。”

  “她,是他仅有的同病相怜之人,他想带着她一同坠入苦海。”

  “他的身世揭晓,带着族人兵变谋反,原以为被世人离奇,却被傻姑娘救了性命。最后,他和她还是死在了敌人的缨枪之下。”

  “这个男人,是不是很坏?”谢景黎自嘲地低头笑笑,他发现陆婉莹的神情,在故事开始的时候,就已经变得震惊。

  “你觉得如果他转世而来,会不会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后悔?”谢景黎知道陆婉莹听懂了他的故事,对她问道。

  陆婉莹怔怔:“你......你也......”

  谢景黎点点头:“我也重生了。只不过我回来的不巧,那时候已经迎娶了范雅。原本想马上回到你身边,弥补上辈子的一切,却还是事与愿违。”

  “一世的错误,用另一世来偿还,理所应当。”谢景黎道,“上辈子是我欠你,所以这辈子,我心甘情愿追逐你。”

  陆婉莹没有言语,泪水却盈了满眼:“景黎......”心里疯狂的眷恋被勾了起来,天知道她有多么想抱住面前这个男人,这个用尽两世,都不能忘怀的男人。

  谢景黎将陆婉莹搂到怀里:“重新开始好吗,你,我,还有元夕,我们永远不分开了。”

  陆婉莹将脸深深地埋进谢景黎的胸|前,任泪水将他的衣衫浸湿,郑重地点了点头:“嗯,一家三口,再不分离。”

  第45章 洞房花烛

  春花明媚,杨柳低垂,淮州城御街上含箫吹笙,声动华盖。

  淮州城百姓的记忆里,最盛大的婚礼还是六年前嘉王府二公子和将军府小姐的那场,到了如今,身份没变,新郎也没变,新娘却变了。

  虽然没有六年前铺张,但声势是上次的几倍有余。

  沿街撒着香花,丫鬟举着焚香,更有小厮们捧着干果红枣,分发给穷苦的百姓。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