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我绣的帕子都成了精 第6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穿上男装,将一对柳叶眉画成了剑眉,陆婉莹打扮成一个小生的模样,重新出了门,去了娇莺楼。

  珍馐楼老板说的消息没错,娇莺楼里确实缺人。

  她扮作男子来找活干,娇莺楼的老板娘一见就点了头,给她安排了个打杂的活计,只是还暗示了一句:“小郎君,什么时候有空,可以来同姐姐秉烛夜谈。”

  陆婉莹没有想到自己扮成男子居然还能引来桃花,她只能扯出个微笑,歉然道:“老板娘错爱了,小的家中已有妻室。”

  老板娘听她成婚这么早,露出个可惜的表情,这才放过了她。

  陆婉莹领了衣裳、抹布,就正式在娇莺楼上工了。

  她来这里的想法很简单,整日留在家中,不仅会被养兄陆恩生骂个不停,还会招来舅舅的注意。

  而女扮男装来到娇莺楼,白日在这里干活,可以领一份工钱,晚上回家刺绣,又可以带到这里来贩售。

  娇莺楼中的女子论起身家来,比起寻常的千金小姐也不差了,出手也阔绰。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她在这里卖自己绣的帕子,成功的机会比起挨家挨户去敲门要大得多。

  等攒够了钱,她就可以找个去处,从淮州悄无声息地离开。

  陆恩生只要是一出门,就三五日的不着家,于是接下来的日子,陆婉莹都是晚上刺绣,白天打杂。

  娇莺楼里忙的时候是真忙,恨不得一个人拆成几个用;闲的时候也是真闲,靠在门边都能打瞌睡。

  趁着偷闲的功夫,她拿着自己绣的帕子,四处去推销,二十文一条,顺利地卖出了四五条,令她的荷包又丰厚了几分。

  而在娇莺楼的客人嘴里,陆婉莹也听到了谢景黎的消息——

  “听说了吗,今日嘉王府的二公子就要迎娶宁远将军的嫡女了。”

  陆婉莹停下脚步,从那日分别,不过就是过去了几日,他这就要娶妻了?

  她不动声色地支起耳朵凑近,想听得更清楚。

  “是吗?”那客人的同伴露出恍然的神色,“我就说这几日怎么不见谢二爷,他平日明明最爱驰骋游猎,声色犬马,原来是要成婚了。”

  “他是嘉王府庶出的儿子,能娶到范家嫡女,怕是筹谋了不少,当然要得收敛性子——以后啊,怕是见不到这位出现在娇莺楼咯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  他们这是在笑,从前风流的谢景黎成婚以后,就要告别自由,可是陆婉莹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。

  对谢景黎来说,这是他十分乐意做出的交换。

  有了范家的支持,他就可以从一个庶子变成嘉王府最后袭爵的人,达到他的目的。

  “快去天水街!”娇莺楼在外办事的伙计们突然跑了进来,“快去!”

  其中一人见到陆婉莹还在站着,于是一拍她的肩膀:“小陆还呆着做什么?快去捡钱啊!”

  捡钱?正缺钱的陆婉莹听到这两个字,眼睛都亮了:“什么捡钱?”

  这提醒她的人道:“谢二爷和范雅小姐大婚!在路上撒钱呢!”

  枫叶如血,在长街上悠悠飘落,迎亲的队伍绵延了几里,喜乐声在天空经久盘旋。

  队伍前四人撒钱开道,钱币在地上滚落,发出动人声响。

  半个淮州城的人都聚了过来,看这一场盛世的婚礼,在钱币落地时纷纷弯腰去捡。

  人群中,陆婉莹看着迎亲的队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