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我绣的帕子都成了精 第47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不必回答,她也知道了答案。

  陆婉莹低下头,内心被喜悦充盈。

  谢景黎突然说:“我们先走吧?”

  陆婉莹始料未及:“什么?留他们两个人在农家?”

  谢景黎将陆婉莹拉上马车:“我们先回去,他们明天自会回来的。”

  陆婉莹往外探出头:“这样不好吧。”

  “有什么不好?”谢景黎爬上马车,驱动起来,“难道你想继续和公主呆在一间屋子里?”

  “不,我不想。”一想到公主幽怨的眼神,陆婉莹就浑身不自在。

  “不过,现在城门不是也还没开呢么?”陆婉莹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  谢景黎却爽朗一笑:“无妨,我们在城门外看星星一|夜也可以。”

  陆婉莹轻轻笑出了声,谢景黎今晚可真像个孩子。

  早就有了谢景黎心许他人的心理预期,又被半夜丢下,公主自己也知道谢景黎无意于她。范子淮将她送下山后,便收拾好了行李随贵妃一同回了宫。

  毕竟是天家女子,从小注重体统与风范,不会有哭哭啼啼的小女人做派,得不到的索性成全。

  陆婉莹和谢景黎的关系却因为那一|夜变得微妙,虽然那层纸仍然没有捅破,但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。

  谢景黎时不时会去谢景臻的嘉月苑走动,谢景臻本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到陆婉莹绯红的双颊时也猜出个大概。

  “二哥想在此吃个晚饭,三弟应该不会拒绝吧。”谢景黎终于在一日提出了这样的请求。

  谢景臻云淡风轻:“当然。二哥随意。”

  谢景臻的鼓舞让陆婉莹对自己的厨艺有了自信,早已不开始使用绣帕的异能。

  志得意满地将菜端了上来,谢景臻依旧含笑着咽了下去,谢景黎却频频皱眉。

  难道她做的菜不好吃?陆婉莹心里纳闷。

  谢景黎放了筷子,敛眸道:“我看,还是再请个专门的厨娘过来吧。”

  第26章 论论佛法

  谢景臻忍住笑意,瞟了一眼陆婉莹道:“我觉得味道很好,不需要其他厨娘。”

  谢景臻却坚持:“不,这手艺实在无法入口,三弟天天吃这些东西,王妃知道了又要责罚了。”

  陆婉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好容易才熬过这顿饭。

  将谢景黎送了出去,陆婉莹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头,闷闷不乐。

  谢景黎止了步子,淡淡地看着她:“又怎么了?”

  陆婉莹的声音轻轻:“我做的饭,真有那么难吃?”

  谢景黎轻笑:“我不是三弟,可不会给你面子。”

  陆婉莹咬唇,掉头就走:“我就送到这里,还要替三爷打扫屋子,先走了。”

  谢景黎却将她一拉:“没到那地步,不过,我不想让你天天给他做东西吃。”

  这话说得暧|昧,却的确是谢景黎的性格。

  陆婉莹抿唇浅笑,虽然是谢景黎自己小心眼,但这个解释她接受了。

  “你的菜,只能由我一个人吃。”谢景黎的语气里有不容反驳的蛮横。

  陆婉莹边往回走边道:“知道啦,不用说两次。”

  步伐轻轻,暗示出说话人的欢欣。

  谢景黎望着她的背影,亦低头露出个笑。

  七月十五,佛欢喜日,嘉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