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我绣的帕子都成了精 第32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宋留云虽然在将军府长大,却和范子淮不一样养。从小和豢养的刺客一起,练的是格斗暗杀的套路。

  照理说,范子淮赢过宋留云,季初平和范子淮模式相同,可以依葫芦画瓢。

  但季初平有一样绝对比不过范子淮的致命伤——蛮力。

  范子淮有泰山压顶般的绝对力量,所以不论宋留云怎样鬼魅身手,都可以直接蛮横地抓住甩开,但季初平却远不及他力量大。

  几个回合后,他就渐渐落了下风。气喘吁吁,眼花缭乱,最后被宋留云一击下场。

  “今年季公子多撑了五个回合。看来榜上的名次还能再升一升。”听百姓的意思,季初平还算有所进步。

  往年他都是十名开外,今年能挤进前十也不一定。

  比武是几个台子同时进行,主台就是陆婉莹正在观看的台子,擂主在上面,被擂主打败了的人会各自下去其他台子上和人再行角逐。最终产生名次,登记上榜。

  宋留云像个不会累的打架怪物,在擂主的位置上站了一上午,而他现在的主人谢景黎,只淡漠地看着台上,露着理所应当的淡笑。

  他一定很得意吧,自己的武士这么厉害。陆婉莹心想。

  估量着还要几轮范子淮才会上场,陆婉莹打算先去其他的台子下逛逛。

  虽然比武台没有分三六九等,但一眼看去,也知道资质参差不齐了。

  世上的事大多如此,有人生来武力超群,不用技巧也能制胜;有人羸弱,无论怎么努力也不能精进,所幸还能靠巧力;也有人愚钝不堪,白白浪费好的条件。

  百姓们大多只看得到擂台上光鲜的前几名,却不知一将功成万骨枯,其他台子上有多少埋没的人。

  陆婉莹有些失望,想要离开,却听到一阵欢呼。

  转眼望去,一个皮肤苍白的男子轻轻地踩着另一个男子的背,将他踹下台子。

  男子三十来岁,眼神坚毅,神情冷漠,脸上轮廓刀锋一般硬朗,带着北地朔风刮过的苦寒。

  在这群良莠不齐的人中间,简直是鹤立鸡群。

  陆婉莹却觉得,她认得那双眼睛。

  是谁呢?

  男子虽略带沧桑,却面容明净,的确是没有见过的。

  陆婉莹缓缓抬手,在眼前遮住他的下半张脸。

  那双眼睛坚毅似磐石,一见不能忘怀。

  男子拿了擦汗的帕子爬下台子,淋漓的汗珠从紧致的肌肤上滑落。

  “李殊歧。”陆婉莹跟着他到一片空地上,轻声唤出他的名字。

  江洋大盗李殊歧,即使剃了胡子,陆婉莹也还能认得他的眼睛。

  李殊岐从腰间掏出一把弯刀,狠狠地刺向陆婉莹耳边的泥墙,将她禁锢在自己身前,语气狠辣:“知道我是谁,却还要找死?”

  是个心狠之人,从不和他人多讲一句废话。陆婉莹作出了判断。

  “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,我可以不将你交去官府。”陆婉莹扬头道。

  李殊岐轻笑一声,沉声道:“我为什么要和你谈条件,我可以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  陆婉莹故作可惜:“那,你想要的东西可就拿不到了。”

  李殊岐眼睛一冷:“我没有想要的东西。”

  陆婉莹直视他道:“你撒谎。”

  “你来这场比赛,无非是知道今年第一勇士的奖品是雪月灵芝。你想要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