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女护卫 第201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她摆摆手,示意自己没事。

  他却不放心,唤下人端了温补的汤药过来,直待哄她喝了,这方稍稍安心。这两年来,她的身子频繁的不爽利,瞧着似一年比一年的虚弱。

  “兰兰,你千万要好好的陪着我。”

  待她沉沉入睡,他拥紧了她,心里无声说道。

  永兴十四年,御驾亲临宜州。

  “朕想单独见她一面。”

  赵元翊面容憔悴黯淡,闻言他并没有什么不快,反而沉默的颔首应了。他带着那冕冠龙袍的人来了内殿,开了殿门。

  “你进便是,她应下的。”

  内殿里布满了浓重的药味,赵元璟抬步进去,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半倚在床榻上,捂唇咳嗽的女子。

  这几年她饱受病痛,年纪尚轻鬓发就落了霜色。她整个人枯瘦,病的不成样子,憔悴残败的宛如风中枯叶。

  他坐在床前无声看着她,她病歪歪的靠在床头,枯瘦的手指落在身侧写着,问他可有何话想说。

  他其实也不知要说什么,又要从何说起。

  没见她时,他时常夜里辗转,渴求着再次见到她。可如今见着了面,明明胸腔里似有万千言语,却又难以吐出话来。

  这一面,他们都知,大概是此生最后一面了。

  他艰涩的目光落她病体沉疴的面上,流连在她清隽的眉目上,隐约见到了她从前的模样。

  他怕至死都难以忘怀,昔日她爱慕他时,每每看向他两眸宛如莹着细碎微光的动人模样。

  “昔日军帐里,我问你要不要留我身旁时,你为何不肯留下?”

  这是他始终难以释怀的一点,明明他能感觉她对他是在意的,可她却偏偏不肯留下。他再三的问她,她的答案依旧是离开。

  正因如此,他误以为她心向旧主,由此狠心将她推向了万丈深渊。那夜过后,他们自此渐行渐远,再也没了可能。

  ‘大概是因为,那时的我害怕黑暗,怕陷入你的腥风血雨中。刘老汉的事一出,我其实就怕了,也正是从那时起,我就产生了退意。’

  他怔怔的看着。

  时文修慢慢写着,‘还有重要一点,那便是,我不愿做旁人的附属物。时文修,就是时文修,是独立的个体,做不来旁人院里的金丝鸟。’

  他屏息看着,好似意识到了她接下来要写的内容。

  她指尖在写:‘你觉得让我做妾,是对我的恩宠,其实我能感觉到你的诚意,也知于我这身份而言,于这个朝代而言,确是对我的恩宠。只是,我不能接受,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。我未来的夫君,他只能有我一人。’

  ‘可是觉得我异想天开?不,我自始至终都是这般想法。如果对方做不到,我宁愿舍弃不要,哪怕我再在意他。’

  他失魂落魄的看着,这一刻他终究明了她的想法。

  换作曾经,他确是会认为她这是异想天开,可在经历了让他难以忘怀的她,其他女子再难入他的眼的今日,他能稍稍理解了。当心被一个人塞满了,如何还能容得下旁人?同样的,也会奢望着对方再容不下旁人。

  离开之际,他的目光反反复复的落在她脸上,似要牢牢将她刻在心底。

  “可还恨我?”

  她笑了笑。

  ‘或许罢。’她眸光投向了窗外,几番失神后,指尖落下,‘只是觉得,可能的话,下辈子再不来这了。可能的话,下辈子,都别遇见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