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知之为枝枝 第144页 (1/1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  发髻散落,轻抚过她此刻早已裸/露的肩头,随后而来的便是他的手掌,轻柔而急切。

  魏枝枝忍不住【唔】了一声。赵之御才缓缓离开她一些,右手抚过她的鬓发,而后眼神从头至尾在她身上流连。

  “枝枝,曾经我太想得到你,做了错事,如今终于给了你妃位,却也没并未给你筑起安稳的宫殿,让你受了那么多苦。”

  魏枝枝得以喘息,微张湿润的双唇。她此刻躺在床榻上,看着半伏于她身上的赵之御轻轻摇头。

  转而柔声唤了一声:“殿下。”

  赵之御被她这一声殿下叫得怔楞,一时出神间,便由着魏枝枝双手抵上他的胸膛,将他用力一推,而后她翻身而上。

  一阵柔软隔着衣料贴上他的胸膛。赵之御喉结微滚。

  “那便让殿下慢慢补偿过来。”

  魏枝枝浅笑一声,而后慢慢在赵之御的身上挪动。

  “八年,我时常在外人面前缩着脖子,便是怕这里被人发现异样。” 魏枝枝说着,用手抚上赵之御的喉结,而后落下一吻。

  “别的姑娘,都可以戴上好看的耳饰,我却被母亲塞实了自小带的耳洞。” 说罢,魏枝枝将双唇靠向赵之御的耳根,在上面又轻轻落下一吻。

  “可我脖子上受的刀伤,却不及殿下胸口结了的伽厚。” 魏枝枝用手拂开赵之御的衣领,朝着他的刀口吻去。

  “最后,是我想了好久好久,从见到殿下第一眼开始,与殿下朝夕相处,与殿下经历种种,直到今日才想通的事,将通过这里说与殿下。”

  魏枝枝用手指抵住赵之御的唇珠,

  “便是···即便我曾说你给我的八年为牢,如今,我却发现,那并非牢笼,关住我的不是什么牢笼,而是我的心,我对你的思念给自己的枷锁。

  是我心甘情愿,为你画地为牢。”

  魏枝枝眼尾渐渐湿润,用手描绘着赵之御的唇形,而后她的发丝间瞬时扣入修长的手指。

  她的周身都被赵之御的气息包裹。

  雨点密密麻麻地落向她寸寸肌肤,或急急而下,或绵绵飘洒。

  伴一声惊蛰始雷,百虫惊醒,翻动松软的土壤,花朵含苞而立,而后悄悄绽放开来。

  春夜伊始

  *

  重华殿里,到了太子继位,都仍只有一个太子妃。它在后宫后来还有个别称,叫做春凳殿。

  听曾照顾过太子妃起居的宫女悄悄说过,时常在清早的时候,看到那放在重华殿寝殿床尾的春凳周边,散落着一地太子与太子妃的衣物。

  足可见那一凳的春华。

  至于皇太孙不,现在应该说是太子殿下。

  “皇上,小殿下又哭了,只肯皇后娘娘抱着,其他人一抱便哭,奶娘喂奶也消停不下来。”

  “所以皇后娘娘来人说,让您今夜还是歇在其他寝宫。”

  原福禀报完,便缩着脖子不敢吭声。

  赵之御痛苦地闭上眼睛,摇了摇头。而后似是心有不甘,起身直直走出书房。

  听说后来小太子哭了一夜,翌日,宫人进去服侍皇上起居时,偷偷瞧见皇上正跪在床头给皇后娘娘道了一个早上的歉

  自此君王不早朝开始有了不同的说法。
(本章完)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