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重生之哀家只想躺平 第177页 (1/1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  退位先皇携其母,也就是先太后前往漠北,定居于煌玉庙内。

  新帝继位,国号凤钰。

  同年,新帝大婚,皇后乃是新帝年幼时在漠北青梅竹马的小表妹。

  传闻皇后在漠北曾成过婚,还有一个小儿子,不过新帝情深难移,依旧力排众议,终与小表妹再续前缘。

  新帝勤俭持家,将皇后的寝宫定于先太后的朝凤殿内。

  册封典礼上,殿下百官看向新帝身侧国色天香的女子,面上虽然装出一副头一次见的模样,但在躬身行礼时,仍情不自禁将自己的身子朝皇后的方向弓得绷直一些。

  朝凤殿内,

  供台上龙凤喜烛燃得明亮,银盘上的合卺酒正当温热。

  伸手抚过身下丝滑的朱红彩绸喜被,被面上软金刺绣凤凰栩栩如生,展翅翱翔。再抬头打量眼前红光辉映,喜气盈盈的朝凤殿,石中钰不由感叹。

  算上今夜,她已穿过三次嫁服。

  凤殊影本同她商议好,在朱昱退位后,她同昱儿一同前往漠北住上一两年,等京城风声平息后,凤殊影会为她在漠北安排好身份回宫。

  没想到她连漠北的风景都没见到,凤殊影前脚即位,后脚便迫不及待让漠北府尹送来了她的户册。

  原来早在寿春时,凤殊影受小太后随口扯谎启发,早就为她安排好了身份。就连朱昱的名字都落在户册上,如此便可让朱昱也正大光明出现在京城中。

  耳畔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石中钰突然有些紧张,随着珠链后模糊不清的身影靠近,不由攥紧了手指。

  “哗啦啦”

  眼前的珠链被龙纹鎏金秤杆挑起,凤殊影凤眸含笑的俊脸骤然映入眼帘。

  “钰儿,你真美!”

  还好,这次挑开她珠链的再不是那柄血淋淋的龙渊剑。

  石中钰嫣然一笑:“皇上言而无信,说好让哀...臣妾在漠北畅快两年再回京,瞧着方才群臣面面相觑却又不敢言的模样,臣妾都替他们觉得辛苦。”

  凤殊影端过合卺酒,俯身递给凤塌上光艳逼人的女子,听到她口中嗔怨,原本含笑的凤眼当即瞪起来。冷哼一声道:

  “前朝太后定居煌玉庙内的消息刚刚穿出去,新辽王就迫不及待迁都到漠北邻城,漠北有一个俊表哥已让朕寝食难安,耶律穆风还凑来裹乱,朕怎能放心将花开正艳的殿下孤零零丢在漠北,凭空惹人惦念。”

  二人饮下合卺酒,石中钰轻声道:“皇上莫要再唤殿下了...”

  凤殊影直勾勾看向红烛下让他痴狂两世的娇人,饱满的绛唇被温酒润得透亮,他情不自禁含住那两片较软。

  待美人唇齿间的酒香被吞噬殆尽,二人鼻尖低鼻尖,凤殊影沉声道:“朕永远是殿下的裙下之臣。”

  终....
(本章完)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