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肉文短篇合集(nph) 分卷阅读13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头从阴道塞入几乎顶进她的脑子。

  病娇年下以救人逼奸心爱的姐姐(h:宫交/塞内裤,药瓶,荔枝,整根手臂)

  “姐姐,要药么?”他伏在我身上,笑眯着眼,举着一瓶药晃了晃。

  我被他折腾了一夜,下身和眼睛还热辣辣地肿着,可是想到生死不明的阿云,只得咬着下唇,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啧,看起来是不乐意呢”他不满意似的挑起我的下巴,挑了挑眉,一手并起,插在我紧闭的腿间。

  我的牙齿陷进唇里,大大地点了点头,任命似的松开了紧紧闭着的腿,闭眼滚下一串泪来。

  他笑了笑,落了个吻在我唇角,粗长的手指将被精液粘合在一起的两片花唇揉捏开,然后将药瓶捅了进去,低声说“你若能将它吞到最里面去,它便是你的了,任你用在谁身上”。

  我顺着他的动作身子略略弓起来,任冰凉的药瓶硬硬地刮过被操得红肿的肉壁,一点点深入,还有他夹着药瓶的粗硬火热的三根手指,。

  药瓶的棱角与他指上的茧碾过热辣的肿的半透明的肉壁,在狭小的通道里强硬地前行。我极力忍耐着不动,却在他擦过昨日被捉着拿各种东西碾大了几倍的敏感点时,不受控制地全身颤抖起来。因为腰部被他钳着,双腿被他压制,只有屁股和奶子抖了抖。他一把拍在臀瓣上,低声嘘道“小淫妇莫发骚,一会把这药瓶夹碎在里头了”,说完又咬了咬我颤抖的奶尖。

  双腿在他的腿下无力地挣动了一下,便眼睁睁看着腿间吞下渐渐深入的药瓶与他的手,直至没入手腕。被操肿的阴道咽下他的一只大掌已实属勉强,内里又包裹着一个冰凉凉的药瓶,小口被撑得合不上,绝望地一下下张合着。我一动不敢动的张开双腿含着他给的东西,憋得脸都要红了,偏过头不去看他,只感觉着阴道被撑成他的形状,簌簌落下泪来。

  他把我的脸掰过来,舔了舔我的泪,低声在耳边说“莫哭,哭得我都心疼了”顿了下,他带着点奇异的笑意道“最里面还没进去呢”

  修长的手指捅开将他的内裤含了一天的宫口。内裤已经被吮得湿淋淋的粘腻,顺着他的动作,在狭长的宫颈里滑动,滑到了最里头。

  我被他完全压制在身下,几乎哪里都不能动,只有胸腔激烈地起伏着,感觉他的内裤抵在子宫口边缘,牙齿瑟瑟地打颤。

  他吻住我的唇,将唇瓣和舌头包裹在里头吮吻戏弄,手下的药瓶抵在宫口,慢慢推了进去。

  内裤被药瓶推着塞进子宫里头,我如濒死的鱼般猛烈的向上弹动,又被他由内而外地压制了回去,药瓶和手指狠狠捅进子宫里,腰腹被狠狠按回床上。

  我像手术中被剖开的青蛙般,被他分开的双腿反射性又无力地小幅度颤抖挣扎,然而他的小臂越推越深,最终完全没入我身体,而我的宫颈被他的手指和药瓶撑开,从头操到尾。

  我张了张嘴,眼神无力地飘着,茫然地感觉着子宫里被塞进了一团他的内裤和药瓶,还有手指在四处抚摸玩弄。细窄的宫颈包裹着男人的手腕,无力地随着心跳勃动。阴道吞咽着他的大臂,腿间被他肩部贲发的肌肉撑得大开,几乎看不见惨兮兮的花唇。

  我竟把他的手臂整根吞下了。

  我无法想象这样淫靡的场景。这样贪吃的身体,竟是我的么。

  我夹着他的整根手臂,他的手指在子宫里头轻轻抚摸扣弄着娇嫩的子宫壁,那一碰就出水的宫壁被入侵者打开肆意玩弄,瑟缩着颤抖,我被他在我身体最深处的放肆举动折磨得高潮迭起,全身筋挛抽搐,弓着身子在床上滚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