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苏厨 第五百七十七章 经略 (1/3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第五百七十七章经略

  赵顼说道:“说吧。”

  苏油正色道:“此次战役,庆州知州李复圭,军报前后非常矛盾,举措同样非常矛盾。”

  “之前奏报夏人不过数千,已遣众将平之;其后有言众将不力畏战,斩之以定军心;其后又说遣军大破夏人三寨,杀敌千人;可紧跟着又说夏军大盛,求朝廷支援。”

  “如今情报已明,夏军梁永能部,军力明明三万!李复圭明显是之前贪功燥进,事后杀将掩过,接着杀良冒功,进而挑起边事,企图掩盖先前的罪行!直到事情闹到不可收拾,方才求告朝廷!”

  “陛下,臣请一命,遣内使随行,与臣共同查核此事,如其不法,即斩之于军前,以慰衔冤死节之魂,以励同仇敌忾之心!”

  赵顼有些惊讶:“那内使往命之后……”

  苏油说道:“臣年轻智拙,举止恐失,需要监督提醒。内使完命之后,臣即请为监军!”

  “准!”赵顼更不犹豫,甚至害怕王安石文彦博阻止,赶紧先答应下来。

  李复圭是王安石的人,王安石赶紧说道:“复圭临事敏决,称健吏,与人交不以利害避。然轻率躁急,无威重,喜以语侵人,故不为士林行伍所喜。然之前转运河北,多有政声,纵有小过,刑亦不上大夫,如其罪属实,也当宽免一二。”

  苏油说道:“参政,这是军事,不是政事。军事,当以军法论之。”

  “李复圭到底有没有犯法,还没有实据,但是如果铁证如山,不容抵赖,那之前两千将士枉死,难道就这样轻轻放过?”

  “在我心里,他们为国效力,与苏油并没有什么不同,甚至,直面强酋锋镝,比苏油更应当获得尊敬。”

  “前朝庞相公酷虐将士,士大夫还歌颂其事,仁爱之心何在?军士就不是人了?”

  “唐末之乱,固乃武人制衡失常之弊,我朝拨乱反正,是当然之理,却不是要矫枉过正,不是要歧视他们。”

  “皇宋风气,歧蔑武人,故百姓皆以从军为耻。混忘了宣祖,太祖,太宗,皆出身于行伍!”

  “担心其作乱,便要使通文字,晓忠义,恢弘志向,以气节相尚!夫子说有教无类,士大夫可以,军人为什么不可以?!”

  “军中严申十七禁五十四斩,苏油治渭之时,早与军民有约: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请以吾身先当军法。”

  “如油犯之,亦当斩首传边,以儆效尤。不以士大夫有别。”

  “故而军民勠力,才能以寡击众,赢得渭州大捷。”

  “所以,如果苏油领边,则此事必查;如果查之有实,则此人必斩!”

  “至于是不是还要派苏油去西北,请中书,枢密,陛下祥虑。”

  说完恭恭敬敬站到一边。

  没有人敢开口,就算王安石,文彦博这样的大佬,皇帝都敢喷的人,也不敢开口。

  苏油说的句句在理,边州知州,转运使,按道理就该以军人,将领来要求。

  如今边州,本来就有不少是军人在担任职务,如果区别对待,必定会导致军心散漫,忠诚降低。

  可如今苏油提出这条,那士大夫的特权,就受到了侵犯。

  要是别人提出来,众人还能反驳,可苏油提出来了,就符合他任性天生的标配评价,更符合蜀学代言人“合情合理”的一贯主张,而且这娃如今也是大宋的一根道德标杆,私德上如司马光王安石一样无懈可击。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